孟庆喜 成功背后,你知道铁汉子哭过多少回么

ag国际平台官网

2018-10-14

  1986年,马庄村的经济水平在全镇18个村子里排名第13位,村集体的全部家当只有4台破旧的50型拖拉机、一个老式马蹄砖窑,村民人均年收入不到200元。

  就在那年初冬,38岁的孟庆喜接任村党支部书记。   放着好好的养鸡大户不做,冒着风险去接这个烫手的山芋,在很多人看来,孟庆喜做了一个有些傻的决定。

  要干,就得干出个样子来。 首先得解决村民的温饱问题。

马庄有煤,却一直没被开发,孟庆喜带着村两委班子成员在一间废弃厂房开了3天会,决定集全村之力,建3座煤矿,让村民们过上好日子。   然而,对于一个在银行尚有46万元欠款的穷村子来说,投资上百万元建矿谈何容易。

孟庆喜卖了养鸡场,拿出了家里全部的钱,正当他准备挨家挨户筹集资金时,家里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风雪中,60位村民站在门外,带头的老人将一个沉甸甸的纸包放进孟庆喜手里,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正是这份沉甸甸的信任,让他在此后30年的路上,风雨无悔。   一挂鞭炮,两把铁锹,矿,开挖了。 36名党员齐上阵,和工人一起肩挑、人挖、小车推,硬是用1年10个月时间建成了一座年产10万吨的煤矿。 矿挖到一半时出现了流沙,党员们二话不说一个接一个跳了进去,冒着塌方的危险,一铲一铲挖出了一个1000多平方米的深坑。 村民在煤矿工作。

图片来源:凤凰网  工程资金最困难的时候,工地上一粒米都没了,孟庆喜不得不厚着脸皮到一家面粉厂赊了50袋面粉,总算让工人吃上了饭。   就这样,第一座煤矿顺利投产了。

随后,第二座、第三座、第四座煤矿陆续建成。 在马庄人的记忆中,1988年的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从那时起,村民们投入的资金陆续回了本,马庄几十年欠下的债务逐渐还清,煤矿和运输产业开始红火起来。 马庄的春天,终于来了。   随着收入的增加,村里逐渐出现了打架斗殴、大操大办、攀比炫富之风,孟庆喜下定决心,要走一条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并驾齐驱之路。 文化兴村,一直担任村文艺宣传队长的孟庆喜找到了路子。

1988年秋天,马庄农民乐团成立了。 早期的马庄村农民乐团。

图片来源:凤凰网  在那个追求经济发展速度的时代,这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   村民们先炸开了锅花万元买乐器,还养一帮不务正业的人?那是俺们辛苦挣下的钱,不干!  一些领导也接受不了农民建乐团?能吹出粮食还是吹出票子?有人甚至指着孟庆喜的鼻子骂他别给我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孟庆喜委屈、心酸,但不肯妥协。 在他身上,有一股子中国农民固有的血性和倔劲儿,更有一名共产党员该有的担当和韧劲儿。 他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最适合马庄发展的道路,认准了的路,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早期的马庄农民乐团。 图片来源:凤凰网  那一年12月1日,升旗仪式上,孟庆喜拿着大喇叭一遍遍喊道:咱们发展农民乐团,是要以先进文化引领经济发展,请大家相信我,文化也能兴村!  寒冬腊月,他喊得头上冒了汗。

村民和矿工灰头土脸站在那儿,脸上全是质疑。

  寒风一阵阵吹了过来,陆续有人离开升旗队伍。

孟庆喜准备好的一番话,都被冻在了风里。

  最后他一字一顿地说:给我两年时间!村子发展不好,我辞职!  底下无人应答。

但孟庆喜决心已定。   当时,个别上级领导明确反对农民办乐团,孟庆喜于是带着乐团成员找到一处山洞偷偷练习。

队员们每天带着干粮早出晚归,每个人的手都冻出了血口子,号手的嘴唇冻得黏在了长号上,撕下来就是一片片带血的皮,但没有人抱怨一句。   从村民和领导的反对、质疑,到社会的接受、认可,孟庆喜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直到1989年春节,农民乐团参加了县里的团拜会,一炮走红,一直偷着练习的队员们终于挺直身板走了出来,走进了公众的视野。

  马庄村有一群能吹西洋乐的农民!这消息迅速传遍了全县、全市乃至全省。

马庄农民乐团开始频繁走出村子,甚至走上了全国的舞台。 马庄农民乐团参加意大利第八届国际音乐节并获奖。 图片来源:凤凰网  马庄成名了。

来自全国各地的资本开始涌入这里,村里从四处招商到精心选商,经济形势发生了彻底转变。 孟庆喜趁热打铁组建了徐州首家村级企业集团,从事煤炭、运输、建材、化工等行业,年产值达上亿元,马庄村也很快成为了徐州市第一批小康示范村。   正如孟庆喜所承诺的那样,文化,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生产力。

孟庆喜(中)与村民一起观看文化活动。

图片来源:凤凰网  金马河畔,一匹健硕金马腾空跃起,仰天长啸。

  在孟庆喜的带领下,马庄人的精气神正如这骏马般昂扬、积极、进取、乐观。   1997年,亚洲发生金融风暴,村经济严重受损。

那一年,村里筹建水泥厂,眼看到了最后一道工序,资金出现了缺口。

孟庆喜四处奔波,邀请几位厂长到村里参观考察。 困境中的马庄,村民仍是笑容满面、快乐自信,每月的升旗仪式和每周的周末舞会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农民乐团的锣鼓声每天响彻潘安湖畔,这样的景象让参观者深受触动。

  当晚,一位厂长便决定:赊账200万元给马庄提供建筑材料。 他断言:经济形势如此困难,马庄人还能这么乐呵团结,这个村将来了不得!  然而,被预言了不得的马庄村,却在几年后经历了一次更大的震荡。   2001年,受贾汪7·22矿难事故影响,全区所有煤矿全部关闭。

一夜之间,村集体每年近1000万元的收入没有了,那可是全村五分之四的经济来源啊!那一夜,马庄无眠,孟庆喜欲哭无泪。

  矿工走了,热闹的煤矿只留下黑色的寂静;一些村民开始收拾行李,连几名农民乐团的团员也支支吾吾表达了离开的念头。 红红火火的马庄村,突然之间冷清了,沉默了,失去了方向。   第二天,照例该举行升旗仪式。

升旗手有些犹豫:书记,今天还升吗?孟庆喜斩钉截铁地回答:必须升。

无论啥时候,旗帜不能倒,信仰不能丢!  升旗手准备去了。

孟庆喜独自走到潘安湖边,眼前烟波浩渺,正如来路茫茫。 快7点时,他回到村委会大院,一抬头,愣住了  600多位村民像往常一样排着队,静静站在那儿。

  鼓乐声响起,背着包裹准备离开的人回来了,队伍一直排到了大门外。   大家都在等他。

  孟庆喜第一次红了眼圈。

站在国旗下,站在13年前他曾站过的地方,孟庆喜再一次向村民承诺:再给我两年时间,我保证带着大伙儿重新过上好日子!  这一次,迎接他的是掌声和信任。   煤矿倒了不可怕,人心散了才可怕。 孟庆喜认这个理。

  劲儿往一处使,心往一起聚,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马庄人明白这个理。

  孟庆喜的确不曾食言。

孟庆喜接受中国文明网邀请,参加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访谈。 中国文明网朱丽晨摄  两年后的马庄,地下虽已沉寂,地上却形成了以纺织、食品、精密铸造、运输业为支柱的16家核心企业,生态旅游产业初具规模,集体经济非但没垮,反而逐步壮大。

  在村民的支持下,孟庆喜在企业改制大潮中顶住了压力,坚持保留企业所有权,使集体资产得以发展壮大,马庄村共同富裕之路越走越宽。

2003年,全村637户村民中,从事运输业、工业、服务业的多达400余户,人均收入远超全市农村平均水平。 马庄人的精气神,切切实实转化成了红票票。

  2016年11月,孟庆喜退休了。 儿子孟国栋接任马庄村党委书记。   此时的马庄,早已荣获全国文明村全国小康建设示范单位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十佳示范村等数十项荣誉,正如一匹骏马般奔腾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平坦大道上,一往无前。   30多年的岁月,染白了发丝,伛偻了身躯,不变的是一名共产党员的信仰。   生于斯,长于斯,一生奉献于斯。

孟庆喜的燃情岁月,是一名共产党员对于忠诚和梦想最生动的诠释。